欢迎进入弥渡县人民政府网站! 今天是:
热点搜索: 弥渡 牛街乡 张世伟
游记散文
大理弥渡金龙温泉散记
来源:原创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09-12    浏览次数:8876   【字体:

来源:碧海银沙原创文学

温泉印象

从定西岭向南远眺弥渡坝子,感觉它很象一只巨鼎,一围铜锈斑剥的山丘,茵茵蕴蕴的荡漾一鼎碧玉汤。西南角烟拓雾缱的鼎耳叫太极顶,曾是清末以李文学为首的农民起义队伍的根据地。东北角玉馒似的高岗就是云贵最早的国家级森林公园。

下逶迤四十里的红崖坡,出弥渡城往西,路是坑坑洼洼的土路。经过几个略显破败的小村庄,路边刺蓬、仙人掌丛脚夹缝中,热热闹闹的开出野菊、玉白细碎的野荞花。一串湖塘冒起淡淡硫磺味的热气袅袅飘向山脚,只见一溜底矮翠绿的山冈温柔的抱着一团蜃气――金龙温泉。这里是彝族村寨,村民的鸡和猪就在塘边刺窠间觅食。

金龙温泉很小,占地不到五亩,院坝种着大小叶榕和大理很难一见的柚子树,遮的难见天日,清凉自成。很多的蝉和鸟躲在树蓬间起劲的叫着帮主人迎客。树荫里三三两两的倚靠着娇嫩的紫竹,树阴下漫着娇态千种的大丽菊及活泼顽劣的蟹菊。院子为两进,里院的榕树下长着稀稀疏疏的花生、萝卜和灰头土脸的青菜。几条南瓜藤懒懒的攀上榕树,开出三五朵黄花,瓜也没一个。院里柚树的叶大而肥,叶间攒着一些小儿脑袋般大的果子,有的果子出溜到小叶榕上,好象是小叶榕结的,骗的不少人忍不住去摸一摸。我象是走进了一处极清雅的庵堂或密闺。院里弥漫着醉人的似兰、似桂、似烟、似硫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如仙如魅的温馨气。

老板娘三十五六岁,本地人,娇小玲珑。她幽忧的说:“就是这股气!这里种什么菜都长不好,也许该怪它们太娇嫩。你看菊啊榕啊的又挺能长的。尤其是你们这些男人,……”她突然停下来,样子有些怪怪的。我猛的想起,硫磺是魏晋人爱服的五色散的主药,也难怪。

我神仙似的快活了两天,临走,凑了一副对联送给美丽风趣的老板娘:

丘山蜃气野菊金稻银塘浪狗骚羊萤火秋蝉自是一番趣何必玉真洗过苏李题诗;

浊酒沙参老藕春芹夏菌泥鳅草蜢腻友佳朋乐得两宿仙欣然铁拐倾干吴侬语膻。

矮冈望日出

喔、喔……一阵鸡叫把我从雁荡拉回,扒开窗帘,外面灰蒙蒙的,一盏路灯孤泠泠地亮着。鸟群已开始忙碌,院里院外都响起清亮的鸟声。四面鸟声,唉!霸王再生又该勾起当年惊魂了。

“多好的拂晓,瞎想什么呢。”我独自嘟囔着走出大门。

沿围墙的小路踱向山冈。冈脚有一座火龙庙。庙堂和佛塑太土,倒是院里礅着四个铜鼓状的楚石柱墩,形制匀称古雅,苍苔斑剥的鼓腹上刻着一条龙,寥寥几刀却把龙刻的须鬣御风,不知出于何代巧工之手。庙前是温泉的源头,被村民用红褐色的花岗岩石砌了一个大池。池里汤泉鼓沸,漫起一团充斥着硫磺味的热气。在池里煮蛋三五分钟就熟,煮的肉则格外鲜嫩。池边一蓬木芙蓉叶已有些黄。

从池北踱上山冈。冈上长着些底矮的云南松和灌木丛。青褐色的蓑草串起银亮银亮的露珠。冈头有一小片十几米高的桉树林。我极轻的脚步惊动了桉树上的一只大鸟。它扑楞楞的窜起,直向东边已明显发白的天际飞去。那是一头大雕,它好象要去用尖利的爪和喙撕开晓云,把太阳请出来。

太阳快要出来了。我年届不惑,曾在南海边、泰山顶、华山头、马龙峰、金刚塔、飞机上看过日出。说来惭愧,就是没在随处可得的小岗上看过日出。

“得补补这课。”我边想边斜靠到一块岩石上,让目光跟上那鹰。

坝子弥漫着浓浓的雾。天顶隔三差五的挂着灰褐色的云块。坝子东沿一溜墨兮兮的矮冈上围着一条白云巾。云巾的南头淡淡的孱出一层似白若粉的色。那色变的很快,由粉白,象童子面、雪娇,而淡黄的天鹅湖,而粉红,而晕黄。无数种色在云端混在一起,揉在一块。从云头向上向外抻出一些淡黄的光芒。好象那里有一位姑娘穿着美丽的彝族百褶裙,接着来了两位、三位、十几位成百上千位的一起舞起来。裙上有纷繁美丽的飘带,光芒开始象姑娘羞怯的舞动飘带,渐舞渐快,很快疯一样的旋转起来。,飘带舞的象群开屏的孔雀,光芒反而变白,变的铮亮刺目。屏中心越来越白,越来越亮,好象领舞的姑娘在那里尽情的舞着,舞成一个让人难以注目的亮点、一粒拳头大的龙珠。龙珠又幻化成小半块、大半块玉璧,成玉抉、成玉璧。太阳出来了!

“啊!太美了!”我才明白,每处的日出都很美。

太阳一出来,坝子里的雾开始由浓变淡,透明起来,裹在我身上的那层似有似无的雾也开始变的暖暖的。田间开始有了活动的人啊、牛啊,几群羊哞哞的叫着向山岗拥来。

白族有一个传说,说的是很古以前,也许是几千年前,有一个很好学的青年,外出求经。他不辞辛苦翻过无数的山、渡过无数的河,终于见到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青年拜倒在老者面前求为弟子。老者把他扶起来和蔼的对他说“小伙子你不必拜我为师,你赶快往回走,只要见到一个纠衣百结的老者,他就是你的老师。只有他才能指引你修的正果。”青年听老者的话急忙往回走到家门,一看出来给他开门的老母跟老者说的一模一样,一下子明白了。他从此在家孝母读书,最后成了大学问家。白族人夸他修成了半仙。我以前随人到名山大川看日出,不也跟这位青年一样吗。

看日出回来,在滑腻的热水里泡个澡,吃过当地秋天特有的黄鳝面,搬把竹摇椅,舒舒服服的躺卧进榕树阴里闭眼回味,胡诌了一首打油诗,诗曰:

露荧松岗倚残岩,唤起雄鹰衔日帘。

旋舞彝裙铺天半,啄开蚌脑散珠千。

丘冈晓气君着意,道骨仙风自种田。

白鹭斜来牧笛远,且喜前村无灶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