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弥渡县人民政府网站! 今天是:
热点搜索: 弥渡 牛街乡 张世伟
游记散文
走在小河淌水的源头
来源:原创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09-12    浏览次数:6871   【字体:

来源:大理日报第三版

 这里是“小河淌水”的源头———弥渡县密祉乡永和村委会文盛街。这里是“茶马古道”西线弥渡境内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集镇。这里保留着许多当年“茶马文化”的遗迹。

一个阳光灿烂的冬日,永和村委会干部、59岁的李用才,带我们走了一回“小河淌水”的源头,见识了当年“茶马文化”的景观。

如今,文盛街上300多户人家,1200多人口,居住在一里多长的古街两旁。沿着街道中心用石条铺成的长街路面走去,当年马帮踏陷的石条历历在目。一位乡干部从路边拣了两根小棍,蹲在石条前,将两根小棍一横一竖,一比一量,说:“这一路被马帮踏陷的石条,叫做‘引马石’。你看,这‘引马石’已经凹陷了六公分。”这些铺在路中坚硬的石条,清一色凹陷了六公分,那是多少马帮多少年才留下的时代印记啊!

再看街道两旁,临街铺面的门窗,已被岁月的沧桑,打磨得油光水滑。触摸着门窗,我们仿佛看见了当年人们在店铺前争相购买物品的景象。

李用才带我们走进一家曾经接待马帮食宿的大院。院子里,当年的马厩依稀可辨。院子里有一眼水井,那宽厚的井沿石,留下了深深的绳印。和“引马石”一样,这井沿石,同样见证了“茶马古道”的沧桑岁月。

顺街走去,路边修葺一新的魁星阁下,刚刚放学的几个小孩正在这里嬉戏。魁星阁上方的“文明阁”横匾十分醒目。两边的对联写着:“翰院书香取文章学士,魁星助笔盼金榜题名。”李用才告诉我们,文盛街上,的确出了不少书香门第。

他指着路边一道大门说:“这里,便是被誉为东方小夜曲《小河淌水》的收集整理者———尹宜公先生的家。”

世界名曲《小河淌水》,出自尹宜公先生的口和手,与他的家乡文盛街正是“花灯之乡”的源头,他的家乡流淌的小河———亚溪河被誉为“小河淌水”之源,使他从小受到花灯歌舞的熏陶,是分不开的。

来到村头一个宽敞的广场前,李用才告诉我们:“这便是正月十五闹花灯的场地。到了那个时候,四乡八寨的几十个灯班聚集在这里,上千名男女老少汇入了闹花灯的行列,年纪大的,有七八十岁的老者,年纪小的,有四五岁的小孩,有的妇女,背着吃奶的娃娃,照样跳得很起劲。最近几年,密祉花灯声名远播,密祉‘农家乐’的豆腐宴,款待中外游客,不少中外游客慕名前来看花灯、跳花灯。密祉乡的花灯节,一年比一年名气大,一年比一年更热闹了。”

再往前走,来到村头,只见龙凤桥旁,有一尊石雕“独角兽”,亚溪河旁,有一眼十分珍奇的“珍珠泉”……这一切,使“小河淌水”的源头,增添了许多传奇色彩。

李用才告诉我们:“相传,亚溪河上游的桂花箐里,有一条‘母猪龙’兴风作浪,每年都要发洪水,冲毁桥梁、田野和庄稼,祸害百姓。不知哪一年,村里百姓在龙凤桥头雕刻了这只‘四不像’,即不像牛、羊、猪、狗的奇兽———‘独角兽’,才降住了兴风作浪的‘母猪龙’。从此,密祉坝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六畜兴旺。”

他接着说:“‘母猪龙’被降服后,三龙女来文盛街选婿,她随手在亚溪河边的一眼井里,丢了一把珍珠,于是这眼井便成了远近闻名的珍珠泉。”

如今,只见这眼井水十分清亮。清泉喷涌,泉眼不时冒出一串串气泡,那一串串气泡在阳光下闪烁着、追逐着往上窜,犹如涌起一串串晶莹剔透的珍珠。

只见珍珠泉旁的一堵墙上,书写着尹宜公先生作的一副对联:“北斗烁烁珍珠泉涌,东风浩浩凤凰腾飞。”

这罕见的珍珠泉,映衬着那凤凰桥,加上罕见的石头怪兽“独角兽”,把人们带入了一种美妙的神话传说之中,不禁令人为“小河淌水”源头的奇特景观所陶醉。

李用才告诉我们,乡里请来有关专家,对密祉花灯之乡、对“小河淌水”之源的旅游文化,作出了规划。可以相信,保护、开发、利用“花灯之乡”和“小河淌水”的资源,使密祉乡、文盛街文化旅游热起来,必将成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