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弥渡县人民政府网站! 今天是:
热点搜索: 弥渡 牛街乡 张世伟
游记散文
小河淌水弥渡新韵――我看《正月十五闹花灯》
来源:原创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09-12    浏览次数:6437   【字体:

图/文 罗仕祥 

    云南舞台表演艺术的2008年是弥渡年。

    这一年,为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云南举行了两次较大的全省性文艺展演活动,弥渡县两次都参加了,并且名列前茅,成绩斐然,叫人刮目相看。全省首届新农村文艺汇演,弥渡的大型花灯现代戏《正月十五闹花灯》作为开幕式重要演出,闪亮登场,开门走红,好评如潮;全省第十届新剧(节)目展演,该剧二次赴省演出,又上台阶,哥帅妹靓,震动春城,在整个展演大会好戏连台,精彩纷呈中更是争奇斗艳,耀眼夺目,荣获最高奖项。一时间引起了弥渡热,“小河淌水”品牌的美妙旋律,再一次在人们的眼前、耳畔、心头唱响。

    看《正月十五闹花灯》是一种美的享受,它从民间来,散发着泥土的芳香,七好袭人。剧本好,导演好、演员好,音乐好,舞美好(包括了灯光、服装、道具、音效、化妆),结合时代好,突出弥渡特点好。

    戏一开始,亮点频闪,让人耳目一新。凤头般的美丽,把人们的观剧心理改变了,由被动的冷静看戏,改变到主动的热情参与上来。演员从观众入场的两道大门涌进来,崴着花灯舞步,耍着板凳小龙,填满了剧场的两股走道,近距离地接触观众,全场子立即热闹起来,把所有的观众夹裹进闹花灯的氛围里。之后随着剧情的发展,人物多次从观众席中走上台去。这样的导表演手法,虽然不新鲜,但运用到该戏,恰到好处,推陈出新。充分发挥了花灯歌舞的民间性、参与性。花灯从它发生的原始形态开始,“观演唱和”就是一个显著特点。花灯歌舞有的在打谷场上表演,热烈的时候就基本没有观众,或者少有观众,因为所有观者也都投入到演的行列里去了。演员从观众中走上台,同时还启发了观众的认同感,台上演的人和事,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台上表现的生活,就是我们的生活。马庆从身手边实的好演员到导演,从滇剧导演到花灯导演,又在上戏淬过火,她所诠释的剧作准确、精彩、锦上添花。我们欣喜地看到她一步步走向了好导演的行列。

    男女主演、次主演也都表现不俗,都算得是云南花灯界的优秀演员,拿得出手,撑得起“小河淌水故乡”“花灯之乡”亮丽名片的蓝天,是扎实、过硬的演员。塑造了李赶年、周玉秀、吴大牛等一批可亲可爱的人物群象。整个舞台呈现,把不同人物的身份特点,命运特点,性格特点,情感特点,表演得恰如其分、淋漓尽致。

    弥花通过排这个戏,踏上了崭新的发展之路。艺术上表现出新的追求,这个追求是文化层面的,精神的追求,它不是作为一种概念存在,而是从人物形象的生动性、完整性体现出来。艺术家的创作与时代的关系,这出戏的意义在哪里?李花灯是一个平凡的人,他又是一个崇高的人,他的精神追求,对花灯使命般的热爱,令人肃然起敬。他在情感的漩涡中挣扎,非常痛苦的挣扎,他的命运坎坷、颠簸,让人同情。他的向上和振作,给人以榜样的力量。人物的美的心灵,通过细腻地戏剧化得到了非常好的展示。当选村委会主任,是他人格力量的必然结果,施展抱负建设新农村,必须重振花灯班子。他坚决地认为,没有好日子要唱花灯,人才有盼头。而有了丰裕的物质生活的好日子,没有花灯,也照样没有活场。这样的精神追求,让看戏的人荡气回肠,醒脑醒神。是啊,现在日子好过了,吃穿不愁了,还要追求点哪样才有意义呢?古今皆然,南诏铁柱、太极顶传说、香酥姑娘、天生桥故事、大王敲兵、马帮文化、打歌唱灯、《小河淌水》……等等,千年的文脉渊源有了鲜活的崭新诠释,《正月十五闹花灯》丰富和诗化了人的生活内容。李花灯放弃了大城市的高薪聘请,坚守乡村,发展乡村,大有作为的建设新农村的时代青年形象挺立起来。

    编导演音乐共同运用弥渡的独特的艺术富矿丰富了云南花灯,丰富了李花灯的人物形象。这个形象具有普遍的代表性,是活生生的农村现代人。这个形象凸显出弥渡的独特特点,凸显出弥渡花灯团的独特特点。

    剧本的结尾,李赶年与周玉秀,没有成为一家人。编剧跳出窠臼,变化出无穷新意来,人物关系的设定,不走大团圆的路数,有情人终未成为眷属,让人遗憾,却从另外的角度,塑造了李花灯高尚的人格和品德,反映了农民的实在和融洽,勾画了生活的真实与自然,变出了新农村的和谐与发展。

    整个舞台呈现清新明丽,让人美不胜收。驰名中外的东方小夜曲《小河淌水》的发源地桂花箐,故事在这里演绎,本来就是一种美。四层台框以放大夸张的桂花为图案,黄绿相间,布置为一个梦幻般的仙境世界。半条屋脊数片瓦,一个方窗五串辣,简洁地表现出李赶年家的住房,如诗如画。而先富起来的吴大牛家,正面表现两翻水的大瓦房,也是两层屋掾,空灵剔透。集体舞蹈场面,背景斜出一枝金桂,幻化为如火的红色,有如引来喜鹊登枝的红梅一般,展示了农民的火热生活。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需要多出这样的好戏。

    红杏枝头春意闹,名声远播墙内外,弥渡在2008年云南两大活动中送来了振奋人心的佳作,可见县委、县政府“唱响小河淌水,跳红弥渡花灯”的文化建设信心。《正月十五闹花灯》的品牌价值,不下千万元人民币。它为《小河淌水》增值,为弥渡增色。在新时期,人们会寻觅着吟唱《小河淌水》的韵律,向往着奔向《正月十五闹花灯》的弥渡。

    作者系云南省花灯剧团艺术室主任、国家一级编剧、曾获得国家、省级等多项编剧、论文奖。